从“出生率”到“脱亚入欧”:土耳其的焦虑和野心

日期:2017-08-10 05:23:06 作者:广冽 阅读:

据土耳其政府近日通过官方公报发布的两条新法令,土耳其武装部队及宪兵、警察和海岸警卫队中又有2700多人因与去年发生的未遂军事政变相关联而被开除 这再次引发了“世俗派”对于总统埃尔多安集权的担忧简单地解释,世俗派是指土耳其国内在政治上坚持政教分离原则、主张务实治国的群体,其主体是在土耳其经济地位较高、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城市精英群体 而土耳其社会硬币的另一面,则是经济地位和受教育程度较低、但人数众多的宗教保守派,埃尔多安能够在土耳其稳定执政14年,依靠的就是来自这些人群的选票但是,埃尔多安日趋保守和宗教化的执政风格,也给土耳其“脱亚入欧”的带来了不小的阻碍 第登·森(Didem Sen)生活在伊斯坦布尔近郊时尚、富裕的Nianta区,这里大部分的居民都是世俗派的精英阶层已经40岁的她,如今正享受着愉快的“丁克”生活 六年前,她一度打算跟普通人一样,先结婚,在事业上小有成就后就怀孕生子,但是很快放弃了——医学的助孕措施并没有奏效而现在,她开始庆幸自己当初没有生孩子 “每次想到自己没有孩子,就感觉好极了”她说,“生养孩子是一个巨大的责任,还要做很多工作而且我担心孩子在这样的一个国家体系里,能得到什么样的教育,能有什么样的未来” 还没加入欧盟的土耳其,却得了“欧洲病” 不过,第登·森的这种观点,可能不大会被土耳其政府所接受就在8月,刚刚迎来自己小孙女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再次在电视讲话中向国民喊话,让他们多生孩子:“一个育龄家庭至少要有三个孩子——这国家需要更多人口”这个小孙女,已经是埃尔多安的第六个孙辈了 英国《卫报》指出,这一看似体现着男权威严的宣言背后,是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土耳其的人口增长率已降到第一次世界大战以来的最低点,整个国家正在加速老龄化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自1960年以来,土耳其的人口出生率已经下降超过2/3) 目前,土耳其拥有7950万人口,在欧洲国家中仅次于德国,其年龄中位数是全欧洲最低的,但是,即便如此,该国人口的年龄中位数也已经从2009年的28.8岁提高到现在的31.5岁根据土耳其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6年,土耳其的人口出生率已经跌至维持生育更替水平的底线——2.1(生育更替水平:即同一批妇女生育子女的数量恰好能替代她们本身以及她们的伴侣,当净人口再生产率为1.00时,恰好等于更替水平发达国家普遍认为,总和生育率为2.1即达到了生育更替水平,发展中国家普遍要高于这个值——编者注) 《卫报》指出,穆斯林群体是全球生育率最高的群体之一其中最高的尼日尔达到4.48,索马里达到4,即使经历16年战乱的阿富汗,也达到了3.83而欧洲国家中的德国仅为0.9 伊斯坦布尔的妇科学家、人口学专家科特教授预计,约有15%-20%的土耳其人存在难以怀孕的问题,这个比例已经非常接近发达国家的水平他把这称为“欧洲病”:工作时间的延长、妇女就业率的增加、贫富分化的加重,使很多人推迟了生育,或者干脆就不生 “土耳其永远不会有1亿人口,”土耳其科克大学社会学教授阿米特说,“人口越多,国力越强——这是20世纪的过时理念未来50年我们要考虑如何解决欧洲现在遇到的问题” 贫富差距下的出生率:越穷越生 如果更进一步的分析土耳其的生育率,则会发现那些居住在经济发达地区的精英阶层,在生育后代这个问题上,普遍没有经济欠发达地区的民众那么有热情 “土耳其中上阶层的家庭一般只有1-2个孩子,而不是官方所鼓励的3-4个,”一位伊斯坦布尔的医生向媒体透露,“那些生育较多的庞大家族往往处于较差的经济状况” 土耳其官方不久前第一次公布了其人口数据,靠近欧洲的埃迪尔内省经济较发达,生育率只有1.5,全国最低;而东南部靠近叙利亚和伊拉克的省份,其中一半是库尔德人,另一半是难民,经济情况最差,出生率全国最高——4.33 (生活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附近一个营地里的叙利亚难民来源:英国《卫报》) 略显吊诡的是,土耳其政府对库尔德人和难民的高生育率却一点也不开心英国《卫报》不客气地说,这两种人都是土耳其当权者不喜欢的——库尔德人老是想要独立,而叙利亚难民则更让人头痛 据统计,从叙利亚涌入的300万难民中,很多正在或将会拥有土耳其国籍,据估计,2011年至2016年间,这些在土耳其生活的叙利亚难民共生了约17.7万名婴儿,2017年可能还有9万名 “这意味着未来每年会有10万难民婴儿出生,十年内就会有100万个难民儿童”土耳其哈西德佩大学移民和政策研究中心的穆拉特说,越来越多难民家庭在土耳其定居下来,确实可以减缓劳动力缺乏的问题,但同时也会给这个坚持世俗化的国家带来越来越多来自传统宗教的压迫力,“这可能会逼迫土耳其减少出于人道主义接受难民” 土耳其科克大学社会学教授阿米特则警告称,“如果这些年轻人未来得不到正规的教育,而且不能融入到主流社会中去,那就会出现失业率升高等一系列问题” 人口问题也是政治问题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一次会议上发表讲话资料图) 出生率的差异导致土耳其国内的中高收入阶层人士的人口数量,相对于低收入人群的数量呈现一种萎缩的状态而这种人口构成上的变化已经让土耳其政治越发快速地转向反世俗主义的方向 在过去14年的每一场选举中,埃尔多安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依靠其穆斯林政党的背景,在土耳其经济不那么发达的农村地区获得了大部分选票,而坚持世俗主义的反对党,仅能在伊斯坦布尔和安卡拉等大城市,获得精英阶层的支持这种选民结构让埃尔多安在总理的位置上坐了11年,并在2014年当选土耳其总统并有望至少执政至2024年 因此,即使埃尔多安执政时期内土耳其人均收入翻了三倍,他本人和执政党深厚的宗教背景,却与土耳其建国时坚守的世俗主义原则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过去14年里,这个这个地处欧亚交界的国家渐渐滑入政治、宗教、文化等各种纷争之中精英阶层的许多人都像第登·森那样,考虑到社会大环境,不想自己的孩子生长在这个有着无数纷争的国家 关于宗教主义与世俗主义之间斗争的一个注脚是,土耳其教育部在2017-2018年的新教程中,删除了达尔文的进化论,甚至大幅压缩了教科书中关于土耳其国父穆斯塔法·凯末尔的内容 另一方面,土耳其政治局势的变化,可能让其本就磕磕绊绊的“脱亚入欧”之路变得更加困难清华大学教授秦晖指出,土耳其现有人口仅次于德国,位列欧洲第二,尽管出生率下降,但仍高于基督教国家所以如果其加入欧盟,很可能会在不远的将来取代德国成为人口最多的成员国这么庞大的一个从宗教和文化上都与欧洲传统格格不入的国家加入欧盟,无疑会对欧盟所尊奉的价值观带来巨大冲击 而现在,土耳其政治的日趋保守化,更让欧洲对土耳其不放心2017年土耳其修宪公投前后,欧盟曾多次警告土耳其新宪法可能难以避免土耳其成为专制国家,背离欧盟遵循的民主价值观,